圣经的中国预言

圣经的中国预言我爱读书

当前位置: 初一作文网 > 我爱读书 圣经的中国预言 / 时间:2021-04-21 06:23
圣经的中国预言圣经的中国预言圣经是人类和上帝的说明书,是人类与上帝之间关系的说明书。下面是圣经的中国预言,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有人问,圣经有提到中国吗?我们说,有。圣经...

圣经的中国预言

圣经的中国预言

  圣经是人类和上帝的说明书,是人类与上帝之间关系的说明书。下面是圣经的中国预言,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圣经的中国预言

  有人问,圣经有提到中国吗?

  我们说,有。圣经不只提到中国,圣经还预言中国将来很蒙圣经的中国预言福。

  中国是闪族,有人说中国是挪亚直接的后裔。有一支奴窝族(挪亚Noah,与奴窝同音)来到东方,成了中国的奴窝族。

  马太福音2:1说:耶稣降生时,有几个"东方"博士来到耶路撒冷朝拜,因为他们在东方见了他的星。"东方",是以色列国的东方,以前都说是巴比伦。但马太福音2:1和9章的"东方"有译作"清晨"。博士们在清晨看见了他的星,就从中国来到耶路撒冷。

  公元500年间,纳斯托利安派基督徒把景教传入中国。这是基督教首次传入唐朝,但不久就消灭了。后只在西安出土中发现在大景教流行中国碑。1807年9月7日,英国人玛理逊是第一个把福音经澳门传入广州的。直到1822年,中国才开始印圣经。

  以赛亚书49:12预言中国将来最多人信耶稣:"看哪,这些从远方来,这些从北方,从西方来.这些从秦国来。""秦"原文作"希尼".这里所说的"秦国",到底指什么地方?我们先看看这节经文的几个方向,"远方",可指南方,非洲;北方,指以色列以北的各国,直到北极圈;西方,指以色列以西,就是欧美等国.这里没有提"东方",而只说"秦国",可以肯定,它是以色列的东方.犹太人至今仍称中国为秦国Sinim,称中国人为秦人Sina,Sinim是Sinae的转音,Sinim是复数,主要是Sin,西方人叫秦那Sina,或叫秦Sin,或叫Chin,"那"是国的意思.西亚各国称中国为大秦,即支那Sinim.以赛亚发这段预言时,还不是秦朝,只是战国七雄.以赛亚怎知七雄分封,中秦会并吞六国,统一为秦朝呢?原来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以赛亚并不只说中国是秦国,他更指着末时的秦国(再度把秦抬举)要有许多人信耶稣。这节经文是指灾难中(雅各众支派复兴,以色列回国后)的事.许多人要从非洲各国,从北方,从西方,从秦国到圣地朝拜.你看秦国是在东方,秦国的人,能和"东方","北方","西方"相比,可谓不少.如果南方各国有3亿人,北方各国有3亿人,西北各国有3亿人,秦国一国就有3亿人了。

  至于启示录16:12说的"日出之地",有人说是指中国。但这节经文说"众王",是指东方各国说的。除了以上所列举比较重要的预言之外,当然还有很多。单我们所列举的预言,就够叫我们惊奇了。任何一本书都不像圣经这样奇妙。我们最好把这些预言多读几遍,我们就会笃信圣经是从神来的。

  圣经预言:中国将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团队。

  中国文化与圣经同源,古人崇拜的上帝就是耶和华。安东尼奥在他的《中国古代社会》于1990年成书时就已61岁了,算起来如今应该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四十多年前,他本来是意大利埃米利亚大区的一个小城的法官,后来却放弃了本职工作,来到了耶路撒冷研究哲学和学习希伯来语。在耶路撒冷期间,他又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83年他来到了北京,并开始了他的汉学研究。他把源于犹太人的《圣经》与中国商代的甲骨文以及其它文献作了比较,发现了两种文化中的关于上帝崇拜信仰的相同之处。他的《中国古代社会》一书引起了中国学术界极大的兴趣。中国殷商文化学会为此于1992年9月9日专门召开了一次出版座谈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教研研究所、文献中心,北京大学西语系、考古系以及故宫博物院等部门的三十余位权威学者出席。学者们对阿马萨里博士的研究成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应该说,东西方的学术传统和思维定势有着很大的区别,但中国的专业学者却能认真地为一个外国的业余写作者召开一次如此高级别的学术讨论会,说明学术研究在当今世界上已愈来愈具有一种开放性的特点。安东尼奥从对甲骨文所记载的内容入手,详细分析了商代人的上帝所具有的属性,并进而认定他所具有的独一无二特点的真实性。上帝是大地的四个方向的主宰,当然也统治着来自四个方向的风以及依次而来的四个季节。作为宇宙间至高无上的君主,他还对大地、山川、行星以及人的祖先具有统辖的权力。作为象形的“帝”字本身就是“上”、“木”和“方”三部分组成的,因而“帝”就是处在森林四方和大地中央的那个树木顶端的最高位置的那个人的名字。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渔猎、建筑、播种、收获、战事都要通过占卜来获得上帝的号令,而天气、疾病、以及吉凶祸福也都是出自上帝的意志。“‘帝’是似乎是指一个不能确定的、间接的和隐喻的名字,一个具有拟人的形式,无法形容的人,其真实的名字是无法知道的和不可言喻的。”(29页)同希伯来人不同的是,商人有着把崇拜对象予以扩大化的倾向。

  人们不仅仅把上帝作为神,同时还接受地方神祗和部落神祗,而且还把上帝本身的部分属性单独分出来作为神祗予以膜拜,如帝的使者风神、服务于上帝的地母神、山神、河神以及方向神东帝、西帝、南帝和北帝等,还把死去的祖先奉为神灵。这种趋势最后还导致中国人把上帝同中原地区的种族神——黄帝等同起来。这也许是基于政治上的原因。然而,尽管如此,上帝的至高无上性却从来没有过动摇。安东尼奥还发现,古希伯来人把他们的上帝称为“SHADDAJ(意为全能之神)”,这一发音与今日广东人“上帝”一词的发音相似,而广东方言正是对汉语古音的保留。因此,中国人的“上帝”与希伯来人的“SHADDAJ”原本就是同一个词汇在不同语言中的不同存在方式而已。(51页)此外,中国古籍《山海经》和《穆天子传》中提到上帝是“和平乐园”或“野禽狞猎园”或“空中花园”的主人,所描述的环境与《圣经》中之伊甸园十分相似,而且,希伯来语中的“伊甸”一词正是快乐、愉悦的意思,如果意译过来就可以称之为“乐园”。(54页)接着,安东尼奥又对商代人的婚姻、国王继承方式、社会构成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并提出了这样的设想:中国的早期历史不是神话的源泉,而是一种高尚的宗教精神传统。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虽然具有中国特色,但同西亚的闪米特文化传统相比较又是平行和一致的(闪米特文化的代表就是希伯来人的《圣经》),因此,两种文化应该来源于一个共同的历史源泉。

  《圣经》的传统在2000年前发展成为基督教,而在中国,这种上帝崇拜传统在商代灭亡之后马上就奇迹般地消失了。因此,重新考察中国早期的宗教文化无论对东方还是西方都有着本质的、与人类生命密切相关的意义。尽管商代人的神鬼世界是一个非常庞杂的系统,当今的许多学者则越来越倾向于认定商代的宗教属于一神崇拜的范畴。对此,一位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就长驻北京并专事商周文化研究的意大利人安东尼奥·阿马萨里博士在他的《中国古代社会》一书中曾有较为详细的论述。诚如其所言,商人的上帝掌握着风雨、命运和生命,管理着星辰、白昼和夜晚,它是大地、河流和高山的绝对的主宰,是宇宙的中心,统治着四方、四风和四神,并对祖灵、战争、农事、生死有着绝对的权利。它能发号施令,降灾赐福,惩罚罪恶,虽无人的外形,但具有人格化的特征,它独一无二、全能的神性特征与古希伯来人的上帝雅威有着惊人的一致性。这使我们有理由认为,商人的上帝与希伯来人的雅威其实就是同一个神。

  汉字是《圣经》的第一章

  20多年前,一位叫Ethel. R. Nelson 的美国女病理学家在泰国居住期间无意间读到了一本小册子—— 《创世纪与汉字》 (《Genesis and the Chinese》),上面提到了汉字字体结构本身所隐藏着的上帝创世传说。此后,她竟对这个课题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她设法与该书作者C. H. 康教授建立了联系,接着竟又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加入了康教授的研究工作。如今,她与C. H. 康教授合著的《创世纪的发现》(《The Discovery of Genesis》)以及与Richard E. Broadberry 博士合著的《创世纪与孔夫子不能解释的秘密》(《Genesis and the Mystery Confucius Couldn’t Solve》)因进一步拓宽了圣经考古学的研究空间而引起了海外学术界的关注。在上述两书中,她举出了上百个汉字为例,以详细而严谨的论述阐明了每一个汉字个体中所隐含着的古老传说。比如“造”字,由土、口、走三部分组成,甲骨文中常以“口”代人,“造”字即为用土做出的能够行走的人。造字的那个人把嘴当作人身上最重要的符号并用它来代表人并不是因为他把吃饭看作是人的第一大事,而是因为他把语言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因为上帝就是用语言创造的世界!另外,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人会说话而动物不会。因此,“造”就是对上帝造人工程的直接的记录。又如“福”字,由礻、一、口和田构成。

  在甲骨文中,礻就是示字,代表神,口表示人,即一张嘴就是一个人,田方方正正的,当然是指园子。组在一起的意思是:神把一个人放在了一个园子里。显然这个园子就是那众人皆知的伊甸园,而那人便是人类的始祖:亚当。中国人年年过农历的大年都要在家里的各个角落贴上“福”字,很多人在解释这个“福”字的时候都把它同快乐、幸福等词等同起来,但又总觉得不太贴切,却又找不到原由。如此看来,尼尔森等人的解释似乎很有启示性。真正的福并不是那种通常的世俗的欢乐愉快,而是上帝对人类的伟大创造。而“福”字在春节时的特殊用途显示了人对神的创造大能的感激情怀。只不过时间太久远了,已经没有人能够说清它的真正意义,人们只是在延续着不知产生于哪一个古老的年代里被确立的风俗。夏娃经不住魔鬼化身的大蛇的引诱而偷吃了生命树上的果子,导致了人类的堕落和原罪的发生,这是发生在《创世纪》中最重要的事件。尼尔森发现,古代中国的象形文字中有许多字都与这一事件有关。如“鬼”字,主要是由田、厶、人三部分构成,田被考证为上帝的伊甸园,厶为神秘之意,则“鬼”字意即伊甸园中那个神秘的人。大蛇正是魔鬼的化身,它得完成诱骗女人的“伟大使命”。

  按《创世纪》记载,那个魔鬼在引诱夏娃之前是隐藏在树林中的,所以,把“鬼”字上面加上两个木,再加上一个“广”(覆盖的意思),这便出来了一个魔鬼的“魔”字。不管怎么说,魔就是那鬼,鬼就是那魔,不管是魔还是鬼,都是指那条让人类堕落的大蛇。“婪”字,由林和女构成,林指树木,意思是女人上了那棵树。上帝本来苦口婆心地告诉亚当、夏娃两人,不能摘那树上的果子。可夏娃在大蛇的诱骗下,还是上了当,失了节,把原罪当成了礼物送给了整个人类。这一切都是因贪婪所致。“束”字是一个“口”加上一个“木”,那是指上帝的告诫,两人不能用他们的口吃那树上的果实。“束”因此被定义为约束之意。“弗”在甲骨文中写作:,一条大蛇在树上缠绕,同样体现了上帝的告诫:不能。“休”字是一个“人”字加上一个“木”。有一天当夏娃经过那棵生命树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个声音,于是她在树旁停了下来(休)。那个声音正是大蛇的声音。人类的堕落从偷吃果实开始。“始”由女、厶、口组成,指一个女子在偷偷地吃东西,而这正是人类原罪的开始,也意味着人类的困境的出现。

  而人类的困境正是由被禁止接近的那棵树引起的。“木”字加上一个代表禁止的方框,就是“困”字。人类从此有了死亡,也有了生育之苦和抚育之累,人类的后代也不再顾忌犯罪,亚当的长子就因为妒忌杀害了弟弟,“凶”在古文字中写作“兇”,和“兄”字是通用的,道理正出自这里。后来,上帝对人类十分失望,并决定用洪水毁掉人类,只留下义人挪亚一家。按照上帝的旨意,挪亚一家八人建造了一艘方舟,终于平安渡过了这场灾难。象形字“船”由舟、八、口三部分组成,意为八个人居于舟中。“沿”字由水、八和口组成,指洪水之后只有八人的生命得以延续。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几乎《创世纪》中的所有故事都可以在不同的汉字中找到,在此我们就不一一列举了。如果说希伯来人是利用文字通常意义上的符号功能忠实地记录了上帝创世传说,那么,中国人的祖先则是把创世传说隐含在每一个具体的象形文字之中,并为世人留下了一个千古之谜。中国人迷失了,人神关系便呈现出一种断裂状态。商人祭神仪式的盛大与热烈是人类历史上其它民族所无法与之相比的。那忘却羞耻的裸舞、那在酣畅的酒醉中与神的沟通、那在浓烟烈火中渐化为灰烬的的牛羊、那血祭的辉煌与惨烈、那依次摆放的沉重恢宏的青铜彝器,这一切都似乎表明了商人欲修复人神关系的迫切愿望。然而,上帝仍然是上帝,人还是人,神人两相隔绝的局面并未因此改变。更有甚之,上帝不仅连永久统治天下的特权都没有给予商人,而且在商亡后仅仅几百年的时间里就迅速地退出了中国人的信仰世界,以至于多年以后当上帝信仰随西方传教士回到中国的时候,中国人竟把上帝当成了纯粹西方人的神祗。

  发生于商周时代的信仰巨变是极其突然也是令人费解的。清代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曾敏锐地指出:“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虽然商人的上帝同希伯来人的上帝都具有同样的至高无上性,但令人无法忽略的是,表现在人神关系上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这是导致上帝后来在中国消失的重要原因之一。希伯来民族的人神关系是直接的,人可以直接向神祷告,并且可以亲耳聆听上帝的话语。而在殷商时代的中国人那儿,人神关系却是间接的。商人的世界是一个极为庞杂的系统,上帝不仅主宰着天地自然、人间祸福,还统辖着一个由祖先诸神和自然界诸神以及使者组成的帝廷。商王若对帝有所祈求,从不直接祭祀于上帝,而往往以帝廷为祭祀的媒介。他要向自己的先祖祈祷,先祖“宾”于上帝,再转达人王之所求。(在卜辞中,先祖或其它自然神谒见上帝称为“宾”。)在商人的观念里,去世的祖先将直接到达神界,与神处于同一界域之中,人间、神界虽两相隔离,但人凭其与祖先的血缘连接再通过一定的巫觋仪式就可以实现与至上神的交通。商人在人神关系上的这种处事方式为以后泛滥于中国社会生活中的世俗关系学播下了一颗功利的种子。

圣经的中国预言

  假如《圣经》中对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以上的中国人只字未提的话,似乎很难令人确信它是一部全人类的共同的经典。一九四七年在考古学上发生了一种了不起的大事。一群放羊娃在寻找迷失的`羊时发现了一个山洞。当他用石头向洞里扔掷时听到了有陶器破碎的声音。结果走进去发现了七卷古旧的皮卷。这个偶然发现到1948年引起了学者们的注意。有趣的是,这些古卷中竟有一些汉字文物。《以赛亚书》49:12预言:“看哪,这些从远方来,这些从北方从西方来,这些从秦国来。”中文《圣经》的翻译者们正确地将希伯来原文SINIM译成了秦。最负权威的英文雅各王版《圣经》将这段经文的最后一句译为“FROMTHE LAND OF SINIM”没有对SINIM进行翻译。若译成中文就是“从秦国来”。 SINIM是希伯来文的音译词,是现代SINOLOGY(汉学)等词的字根。希伯来字母无英文CH,即汉语拼音的Q音,故只得用S代替。英文的CHINA来自法语的CHINA,因中古世纪的文化复兴是法国领头的。法语SIN的发音为SANG,故为了保持拉丁文SINIM的原音,CHINA的法语读音是英语的SHEEN,但英国人对CHINE的读音,自然便成了现代的CHINA。我们上面引证的历史学家们的考证,外国人对中国的称谓都起于建国于公元前221年的秦王朝。而秦王朝的出现,是在以赛亚先知之后五百年之后的事。在以赛亚作先知的时代(公元前720-前681年),中国正处东周时期(公元前770年-前256年),周朝为正宗的中国王室。

  当时的秦国仅为数百诸侯国之一,不足以代表中国。而且当时周室已将其都府向东迁移,已不在秦地了。以赛亚若是要指当时的中国,应当说东周或直接说中国才对。中国当时可能已经与西方开始通商。当时的秦地是“丝绸之路”上的必经之路。其地位就好比对外开放后的广州一样。以数百诸侯国之一的秦国来代表整个中国之不合适,就好比以今天的“广州”来代表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样不合适。可是,上帝为什么要感动以赛亚先知从数百诸侯国之中单选出一个秦国呢?据司马迁所著《史记》《秦本纪第五》所载,秦的先祖中有一位名叫大费者,辅大禹平水有功,受帝舜赐妻,“佐舜调驯鸟兽,鸟兽多驯服,是为伯翳。舜赐姓赢氏。”其后人中有一名叫做“非子”的,“好马及畜,善养息之。”有人将此事上告于周孝王(公元前908年-前894年),于是孝王召非子为其牧马及畜,马壮畜多。

  孝王大悦,“分土为附庸。”以秦为地,使其续赢氏祀,号曰秦赢。公元前770年,“秦襄公将兵救周,战甚力,有功。”平王(公元前770-前719年)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襄公于是始国。”可见秦受封于舜,孝王时为周室附庸,直到公元前770年,才得封为诸侯,始称为秦国。襄公在位期间,秦国兴旺,位跻十四大诸侯之列。后经过五百多年的盛衰变迁,至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力败六国,成就了秦国一统天下的霸业。这时的秦才能作为中国的代表。简单来说,以赛亚的上帝,在秦国还只是初封诸侯立国之初就似乎已经看到了秦国在今后的五百四十年间,将从数百诸侯国之一,在五百年间不仅不会消亡,而且要一举登上帝国霸主的地位。这个预见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五百年间,当初与秦同存的数百诸侯最终只剩下六个,而这六个诸侯国最终也被秦所灭。如果秦国也在这五百年间消亡了,那么,我们今天在读《圣经》中的这段经文中,可能根本就弄不清,这里的SINIM究竟是指什么。然而,圣经中的上帝不仅看到了秦国的日益强大,而且似乎还看到了它将选用“秦”作为新的帝国国名。而且,世界各国从秦王朝直到如今,也将用秦来称呼中国。我们前面提过,英文中的CHINA,印度人所说的“支那”等,就是明证。

  有些现代译本认为这里的SINIM是指SYNEN (ASWAN,阿斯旺),埃及的一个小城市名。细读研究以赛亚的预言,能够自然地排除这种“现代神学家”们背离圣经本意的“高见”。圣经上(《以赛亚书》49:6)谈到“秦国”之前说:“现在他说:‘你作我的仆人,使雅各众支派复兴,使以色列中得保全的归回尚为小事,我还要使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极。’”上帝宣告他的仆人(耶稣基督)的使命,并不限于犹太国以及犹太殖民地,如阿斯旺;而是包括整个以色列国之外的外邦人,历来占世界人口比重最大的中国人,也在基督的使命之中。中国人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我恰好昨天再看创世纪的时候,脑子里也闪出了这样的念头,今天上网一查,果然有这样的说法!这不是上帝的指引是什么呢!)“我们的祖先究竟是谁?”初中教科书的权威教育是,分布在中国的现代人是由生活在40万年前的北京猿人进化而来。这个说法的理论依据是人类的多地区起源说,认为在欧、亚、非的现代人都是由当地的猿人进化而来。可是现代生物科技的研究不支持这种说法。一项由IBM赞助,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主办的“人类迁徙遗传地理图谱计划”研究表明,人类来自同一祖先,世界上所有的现代人,无论是亚洲人、美洲人、欧洲人,都是由东非直立人进化而来。他们在5万-10万年前,开始向世界各地扩散。

  从DNA开始,关于人类的研究渐渐超出了文化的层面,人们学习着从自己体内寻找丢失的历史。上世纪80年代末,人类学中诞生出一个分支——分子人类学,它自诞生起就显示出惊世骇俗的力量,不仅让“非洲起源说”的面目变得清晰可信,分子人类学家甚至凭借它找到了非洲的亚当和夏娃。1987年,美国夏威夷大学的瑞贝卡·坎恩破译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妇女的线粒体DNA,发现现代女性的线粒体DNA都来自一位妇女,她大约生活在15万年前的非洲。线粒体存在于细胞质里,是细胞的“能量工厂”,它们包含少量遗传物质——DNA每个人的线粒体都来自母亲,因此线粒体是从母系遗传的角度研究人类进化的重要工具,就像Y染色体是研究父系遗传的工具。随后,分子人类学家再次成功破译了男性遗传密码的Y染色体。通过研究,他们得出结论,现代男性都有一个共同的父亲,他生活的年代也应该在大约15万年前的东部非洲。“DNA中的遗传密码让亚当、夏娃离开了神话世界,变成了有血有肉的非洲人。那么,在圣经里,谁是中国真正的祖先?根据圣经记载,因人类罪恶滔天,道德非常败坏,在大约公元前3000年左右(有些人估计是公元前2350年左右),上帝发动了一次四十天大雨的大洪水,淹没整个地球,只留下挪亚一家人。

  挪亚的后裔后来因造巴别塔,被上帝变乱他们的口音,将他们分散,成为各国的祖先(中国历史的第一个朝代-夏朝是在大约公元前21世纪出现,即挪亚洪水之后)。在中国四川居住了约3000年,拥有一千九百万人口的诺苏族有一个传说,有一条船在洪水泛滥,摧毁大地后停在山顶上。造船的人有三个儿子,后来就繁衍全地。这个传说与圣经记载完全相同。最近,一些学者研究认为:三星堆文明属于古犹太文明,中华文明实际上是一种“转载”文明,它的真正源头在中东。来到中国的以色列人主要构成了中国的夏、商、周文化,中国文明脱胎于红海文明,而古犹太人是中国人的祖先。学者们对夏商周三代做出了初步判断,而且对黄帝的身份也做了推测,她认为雅各的儿子约瑟(Joseph)很可能就是中国的黄帝原形。中国神话或者历史中,黄帝姓“姬”,与“Joseph”第一个字母发音相同。最后一个证据是,黄帝传说生年为111岁,《圣经》记载约瑟在世时间则是110年,1岁之差很可能为虚岁、实岁计算误差。目前在埃及发现的约瑟全身古雕像完全为一黄种人形象,它可以部分解释人种问题。学者们做出“中国文明脱胎于红海文明”的猜想,除了考古证据、风俗信仰等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历史证据。而正是依据这个历史证据,学者们才认为中国人很有可能跟现在的犹太人同源。

  1969年沃尔夫在考证完阿富汗与印度的一些古犹太人遗址后就推测在史学上曾经被认为消失了的一批古犹太人很可能去了中国。而另外一些关于萨满教的研究成果,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学者们的假说。萨满教是人类产生文字之前就存在的原始宗教,新近的一些研究表明,它在东北亚的传播路线与学者们猜想的文明传播通道也暗相符合,特别在大航海时代之前,中国是中东文明与美洲之间的惟一“中转地”,并途经东北亚的白令海峡才进入美洲。

  所以种种考证,我们都不难发现,《圣经》或多或少都暗指和预言了很多关于中国的内容,并且无可否认地阐明了中国未来在全世界的重要地位,当然这一切也需要我们去进一步研究和考证。但无论如何,中国是在崛起的大国,也是我们这个民族有可能最好的时代。愿上帝赐福这个国度,幸福,平安,昌盛!

【圣经的中国预言】相关文章:

1.《圣经》预言

2.圣经的预言

3.圣经将来的预言

4.圣经:弥赛亚预言应验表

5.圣经预言启示录讲座

6.圣经中的三大国之中国篇

7.李白预言诗

8.不是寓言的预言故事

圣经的中国预言

文章来源: http://www.sammiwago.com文章标题: 圣经的中国预言

原文地址:http://www.sammiwago.com/wads/657.html

上一篇:上海高考作文真题:曾被       下一篇:没有了